欢迎访问开国总理网! 新闻资讯 | 关于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周恩来影音 >

心怀天下 情系人民

新闻来源:未知   总编:   主编:   责任编辑: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6-14

周恩来

  天津北方网讯:我的伯父周恩来,是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之一。周恩来1898年3月5日出生于江苏淮安,祖籍浙江绍兴。少年时期就勤奋读书,志向远大,在13岁的时候就有了“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感悟。

  周恩来的青年时代是在天津度过的,他在就读南开学校时所写的作文《射阳忆旧》中,就表示要做人民公仆,把自己的理想同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体现了一种朴素的爱国情怀。他因表现优异而为学校创办人严范孙、张伯苓所器重,被视为“宰相之才”。

  在南开学校学习的4年,目睹帝国主义对中国的野蛮侵略,封建军阀、地主买办阶级对人民的压迫剥削,他抱定救国救民的决心,毅然决定东渡日本,去寻求挽救国家危难、解除人民痛苦的途径和方法。“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这首气势磅礴的诗,表现了他远大的理想和坚定的决心。此外,他还为同学郭思宁题写了临别赠言“愿相会于中华腾飞世界时”。今天,每当我看到这句话时就会感慨万分!这不就是百年前的中国梦吗?这是他在1917年写下的,那时的中国积贫积弱、备受列强欺辱,在那种状态下谁敢于去想中华民族腾飞世界的事?他不仅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更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了一生!

  在南开学习期间,他积极参加了天津的反帝救国斗争。1916年10月,在法国殖民主义者派遣军队强占了坐落在天津华界与法租界接壤处的老西开地区时,身为学生的周恩来毅然登上讲台,以《中国现时之危机》为题发表了长篇演讲,痛斥封建军阀的专制和西方列强的霸权,呼吁一切有爱国心的青年,都应当“闻而兴鸡鸣起舞之威,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之念”,努力上进,增长才干,担负起救国救民的重任。他的演讲在南开校园中影响很大,激励起广大师生的爱国热情。

  “五四”运动爆发后,我的伯父刚从日本归国就积极投入到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中。他欣然接受了天津学联负责人谌志笃和马骏的邀请,在协成印刷局旁边的一所小楼里(今和平区南市荣业大街34号)主持创办《天津学生联合会报》工作。1919年7月21日《天津学生联合会报》正式创刊时,他在创刊号上撰写了社论《革新·革心》,明确提出改造社会、改造思想的号召。该报旗帜鲜明地倡导新思潮,宣传反帝反封建思想,具有很强的时代性、战斗性和可读性,在社会上享有极高的声望,被广大读者视为反帝反封建爱国斗争的号角、旗帜,被称为“全国学生联合会会报之冠”。

  1919年9月16日,周恩来与郭隆真、邓颖超、马骏等20名青年积极分子,成立了“五四”时期著名的革命青年团体觉悟社。1920年1月24日,北洋政府出动军警,非法逮捕马骏等各界代表24人,查封各界爱国团体,使觉悟社无法公开活动。1月26日至28日,在天津法租界福熙将军路维斯理堂地下室(今和平区滨江商厦所在地),他主持召开秘密会议,决定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要求启封各界救国联合会和学生联合会,释放被捕人士。周恩来与郭隆真领导了这次示威游行。


佛照楼旅馆旧址(今和平区哈尔滨道48号)

  大革命失败后,天津地下党组织遭到敌人的严重破坏。1928年12月底,中共顺直省委扩大会议在独山路大吉里31号(今和平区南京路吉利大厦所在地)召开。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组织部部长的周恩来传达了中共六大会议精神,作了《当前形势和北方党的任务》的政治报告。这次会议比较彻底地解决了大革命失败后顺直党内存在的问题,在历史上被称为“北方党复兴的新纪元”。会后,周恩来在法租界佛照楼旅馆(今和平区哈尔滨道48号)主持召开了顺直省委常委会议,对顺直省委工作重新作了部署和分工。

  新中国成立后,我的伯父作为人民政府的总理,不仅日夜操劳国家大事,还十分关心天津的各项建设和发展,多次亲临天津视察工作。


2016年7月,周恩来侄女周秉德在北京接受采访。

  要用一句话概括我们的家风,就是“严格要求自己,做人做事低调”。我的伯父就是这样要求我们的,比如新中国成立后他在我父亲工作安排上,不但不给予照顾,反而要求待遇要低一些。他总是说:“共产党是为全国老百姓服务的,不是为一家一户服务的。”我从小就生活在伯父身边,他经常教诲我:“我虽然是国家总理,但是你们不能搞特殊。现在上学就是普通学生,将来长大是普通劳动者。”我上中学时住在西花厅,记得伯父每天都是通宵达旦地工作,清晨四五点睡觉算是早的。有一天早晨,他临睡前在院子里散步,看见我正坐在那里看书,就很严厉地说:“你怎么一个人还在看书啊?你没看见叔叔们在打扫院子吗?”他的批评让我一下子明白了,我虽然身为总理的侄女,但跟那些普通战士是平等的,不能认为我高人一等。六十多年前的这件事给我留下很深印象,我一直把自己看做一名普通老百姓,不搞特权,不搞特殊。

  我还要求我的子女传承这种家风。我儿子高中毕业时没有考上大学,虽然我是北京市外贸局的人事处长,但没有利用我的关系为他安排工作。我觉得伯父从小给予我的言传身教,已经融入到血液之中。所以这些年我要求自己,也要求孩子们做到:不在外面炫耀自己的长辈,不要向组织提特殊照顾的要求,也不要在社会上利用这种关系做事。(北方网编辑曲璐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