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将星网! 新闻资讯 | 关于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军史瞬间 >

抗美援朝“夫妻档”王雪林和朱章艳:结缘疆场 并肩一生

新闻来源:军网   总编:李铁成   主编:张金刚   责任编辑:王熙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0-29

抗美援朝“夫妻档”王雪林和朱章艳——

结缘疆场 并肩一生

■席方丹

上图:王雪林和朱章艳近照。作者供图

在湖南省军区长沙第三干休所,我们见到了一对在抗美援朝战场相识相恋的老夫妻王雪林和朱章艳。

“我们是在朝鲜结的婚。”刚安顿笔者坐下,朱章艳就打开了话匣子。

1951年,在江苏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学校就读的朱章艳被选调到中央军委工程学校,适逢《谁是最可爱的人》传遍全国,朱章艳读后热血沸腾。培训结束后,选调的6个人,3人前往北京工作,3人奔赴朝鲜战场。

“大家都争着想去前线。通知我入选的时候,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高兴。”朱章艳清楚记得,和战友入朝的时候,第五次战役刚刚结束,她被分到志愿军后勤司令部机要处,成为一名译电员。

2年后,朱章艳有机会轮换回国,但她选择留下。此时的朱章艳不会想到,这个决定,成就了一段近70年的爱情。

1953年1月,迎着漫天大雪,坐着大卡车,王雪林“雄赳赳气昂昂”地前往朝鲜。为了入朝,在原中南军区司令部机要处工作的王雪林没少“下功夫”。他主动写报告报名,第一次没答复就接着写,终于在部队轮换时实现了心愿,跟着大部队来到朝鲜香枫山,担任志愿军后勤司令部机要处秘书。

“我们相识在一个山头下。” 王雪林和朱章艳就这样相逢。但是,“战争的时候没想过谈恋爱这回事”。虽然二人都隶属后勤司令部,负责机要工作,没有直接参加前线作战,但保密战场的战斗同样激烈。

作为首长的“耳目”,朱章艳每天在香枫山山洞里翻译前线电报,传达指挥作战命令。“敌机每天都来轰炸,防空枪到处响,但我们根本没空理会。”战事吃紧的时候,三天一个夜班,睡觉时间极少。山洞里没电时,只能点蜡烛工作,因为缺氧,烛光一直晃,朱章艳受此影响,“眼睛一直不太好。”

除了任务艰巨,艰苦的环境也令他们印象深刻。王雪林和朱章艳都是南方人,朝鲜天寒地冻,住在地窝子里,不烧炕,和战友抱成团,军大衣一盖,也不觉得苦。王雪林回忆:“当时还是年轻,而且有的是坚决完成任务、保家卫国的激情。”不好受的就是没有青菜吃,因为总吃罐头,搭配萝卜、土豆,朱章艳一度得过夜盲症。

1953年7月,因为停战协定签订,形势逐渐明朗,朱章艳和王雪林的交集多了起来。

停战后,部队组织文化教育,朱章艳负责讲数学课,王雪林只要有空就会去听。有时工作忙误了课,王雪林就请朱章艳给他补课,接触多了,自然生了情愫。

1954年8月关系确定下来后,两人没想过早早结婚。1955年,朱章艳被安排调回哈尔滨志愿军速成中学当教员,俩人面临“异国恋”。1955年3月的一天晚上,“处长当证婚人,科长当司仪”,找来一些苹果,凑出一堆糖,两人就结成了革命伴侣。

王雪林笑称自己“是新兵又是老兵”。1953年他才入朝参战,是朝鲜战场的新兵;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他留在朝鲜支援战后建设,1958年才随队撤离,在朝鲜呆了5年多,算是老兵。

从朝鲜回国后,王雪林一时没了消息,朱章艳只知道他写的信是从兰州寄来的,但王雪林具体去了哪儿,在干什么,她一概不清楚,“后来才知道,略做休整后他随部队去了某基地。”

1958年,王雪林和战友开进大漠深处,艰难开拓新的事业。“当时真的是一穷二白。没有设备,气候恶劣,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自己创造。”

在王雪林“大展拳脚”的时候,朱章艳也没闲着。

1959年,朱章艳被调到河北邢台的子弟学校,给父母不在身边的孩子既当老师又当妈。夫妻两人足足分开了9年,直到1964年,朱章艳才带着孩子和王雪林在大西北团聚。

1978年,国防科技大学回归军队序列,急需大批现役军人。1980年,王雪林来到国防科技大学。在院校工作,于王雪林而言是再次从头开始。被问及朝鲜经历对之后工作的影响,王雪林说:“在艰苦地区锻炼过,遇事就不怕吃苦。”直到在国防科技大学组织部的岗位上退休,王雪林将毕生奉献给了国防事业。

当年,朱章艳没有随王雪林一起到长沙。直到1982年,在工作和孩子安顿好之后,一家人才再次聚齐,“此后,根就在这里了。”

“这是大儿子,叫朝枫,因为我们是在朝鲜香枫山结的婚,他是在丹东志愿军总医院出生的。一晃60多年就过去了。”翻开老相册,朱章艳为我们一一介绍家人、战友、战场、战事。

时光流转,一切仍清晰可见。

王雪林和朱章艳喜欢旅游。退休后,他们每年都出去转转,要说特别的地方,就是“到哪儿都去干休所和疗养院,好多战友都不在了,能走动的时候,就想去看看他们”。近几年,老两口越发不敢给老战友打电话,怕有不好的消息。

采访最后,问王雪林对后辈有什么嘱托,他微微笑了笑说:“如今的年轻人比我们当年强多了。我们老了,未来是你们的,要时刻记着,肩上有担当,心中有责任。”